8.0

2022-08-31发布:

成为小弟的福利

精彩内容:

高二升高叁的暑假,因爲某種機緣巧合,我加入了黑社會。
  說是黑社會嘛,其實也不算,不過就是在我們學校裏一群勢力很龐大的小混混,聲勢倒是很嚇人,老是作威作福,因爲據說外面有真正的黑社會在替他們撐腰,我們學校的老大是某堂口老大的未來接班人。
  至于所謂的因緣際會,不過是經過巷口時看見我們學校的老大一個人被團團圍住,而帶頭圍人的正好是我國中球友。在我的勸說下,解救了老大。那個老大當然高興啦,口口聲聲說我是個男子漢,邀我加入他們堂口,還說會給我一個不錯的位置。
  也好,反正以我爛透了的成績,以後也考不上什麽學校。不如就提前投入現實世界,還踏實一點。雖然有點偏激。其實偏激這個詞不是我說的。這就扯到了我的女朋友。
  我的女朋友不只是本校升學前段班,更是什麽外文資優系之類的特殊班級,她成績頂好,高中階段就精通英文、韓文和日文。雖然長相不是很美豔,可是白白的皮膚和一頭烏黑長發也不算差。所以大家總愛說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連我有時候也覺得奇怪,這麽好的女生怎麽會喜歡我呢?
  她完全不理會大家的閑言閑語,依舊和我出去約會、看電影、手牽手。可是自從我那年暑假加入了所謂的黑社會,她就對我頗有微詞。她說她當初就是因爲我的老實和認真的個性才覺得我很直得信賴,沒想到我竟會一口答應加入黑社會,就算想累積人面,也未免太過偏激。
  說是這麽說,可是我們每次出去約會,我們還是很甜蜜。彷佛黑社會這東西只是個沒什麽意義的形容詞。
  事情發生在老大真正的老大的換帖終于出獄,說要包下KTV請所有小弟玩通宵慶祝慶祝的那個晚上。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麽大人物出獄,只是我們學校的老大邀請了我,我看他好像總是挺信任我的,所以才跟來。
  整間KTV還真的都被包了下來,裏面全都是走來走去渾身酒氣的黑衣人士。
  老大帶我進入其中一個包廂,裏面大都是我們學校裏的熟面孔。
  「啊!是阿酷仔啊!來來來,這邊!」隔壁班,算是跟我挺熟的大盧慢招呼我。
  「餵,阿酷仔,今天沒帶白白來喔?」長得很老成的土伯問。因爲我女朋友長的白白的,憑著優異成績在學校算小有名氣,大家喜歡叫她做白白。
  「小阿?沒啊,她應該沒興趣吧。」我說。她真正的綽號叫小阿,因爲她大口吃東西的表情很可愛,總是「阿-----」的張大嘴巴然後一口把東西吃進去。
  「啊,就別管那麽多了,喝吧喝吧!」
  大家吃吃喝喝,五音不全的唱著歌,很是快樂,什麽都不必擔心。
  大約深夜11點多的時候,門打了開來,兩個穿著制服的女生走了進來。
  我稍微瞄了一眼,一白一黑。白的那個鼻子很挺,五官深遂,有點像混血兒;黑黑的那個比較矮一點,屬于可愛型的,圓圓的眼睛、小小的鼻子跟嘴巴。
  這兩個女生絲毫不怕生的坐進位子,開始陪起酒來,談笑間很有風塵氣息。
  片刻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也是認識的,知道有玩的,這兩個女生當然也不肯放過。
  深夜12點,我有點困了,注意到有人開始玩起激情遊戲。
  玩著玩著,那兩個女學生竟脫起衣服,而身旁的朋友們竟也脫掉各自的衣褲,開幹起來。說幹就幹的,看得我精神全都回了回來。
  分鍾後,大盧慢似乎是幹累了,坐到我身旁來倒酒。
  「幹麻?你不幹啊?怕白白罵喔?不幹白不幹。」大盧慢喝著酒說,渾身光溜溜的。
  「這是怎麽回事。」我還是有點傻眼。
  「哈!問得好!你看!」大盧慢起身去找回他的褲子,從口袋裏拿出一袋東西。
  「什麽?」
  「最新的催情丸!」大盧慢看著我:「就是春藥啦!」
  看到我的表情他又補充:「堂主的新貨,爲了今天的派對特別去進的,很貴的啊!一個包廂只分到這麽一小袋啊!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