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淫邪道人】【完】

精彩内容:

趙小燕今年16歲武功已有不小的成就,在江湖上罕有敵手,而且人又長得極其漂亮,再加上長期練武身材長的非常豐滿,號稱江南第一美女,這天她聽說江湖叁淫之一的“邪淫道人”在一個叫“世外”的小鎮裏已經奸淫了叁個女孩,就決定自己出手替天行道。她知道那個小鎮上有四個大家族,人稱“蔣宋孔陳”,前叁家均已被他一天一家地光顧過。于是她秘密地進入陳家,說服陳家實施一個計劃。她躲在陳家小姐陳麗兒的房裏,准備等他來的時候,一擊成功。陳家的人見識了這女孩武功了得,便也聽從她的計劃。又請了鎮上著名的幾個武師,埋伏在周圍以備不測。時間匆促,全家人都在自己的房間裏,麗兒也躲了起來。大家靜靜地等著。正當冷雪等的不耐煩的時候,忽覺一股邪異之氣,這氣息使她 不舒服。雖然沒有看到人,但她憑直覺感到:他來了。……奇怪,怎幺沒有動靜?“出來吧,小妞!我們比劃比劃。”一個如金屬破裂般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十分刺耳。人還沒到大廳,就聞到一股異香。到大廳門口一看,大廳的景像讓她目瞪口呆。搖曳的燈燭下,一個六十多歲肥頭大耳的髒老道坐在太師椅上,赤裸著身體露出一身難看的肥肉。“不對!”趙小燕能地反應到。這時,她突然聞到一股若有若無的異香。這異香使她的最黑暗的回憶像被閃電照亮一樣清晰。“邪淫道人!”她兩眼一黑暈倒在地,因她自持武功高強,而自大輕敵導致她一生悲慘的命運!此時,邪淫道人已抱著趙小燕來到了一座山谷,叁面環山,滿山綠樹,郁郁蔥蔥,間或開著些五顔六色的野花,腳下踩的是如同地毯一般的綠草,向前約有百步的地方就是峭壁,泉水從岩壁的縫中流出,逐漸形成瀑布,流到峭壁腳下的水潭中。但見他抱著趙小燕,走到一道很隱秘的罅縫前側身擠了進去。穿過罅縫,裏面豁然開朗,是個黑漆期的山洞,邪淫道依然不做聲,帶趙小燕走進去,洞很淺,十幾步就走到盡頭,他伸手在洞壁的一塊突起的岩石上一按,只聽得“嘎嘎” 一聲響亮,側面岩石竟然打開了,二人走進去後,邪淫道回身不知動了哪個機關,門又自動關上了。

  這裏面一五個石室,每個石室的大小都不一樣,每間石室的牆壁上鑲滿了夜明珠,是以室內煞是明亮。進門的第一間好象是紀祖和用餐的裏面挂了一幅‘邪淫道人’的自畫像,中間放了一個古色古香木制圓桌和幾個凳子。靠左面的一間是廚房,廚房的隔壁是武器庫,穿過去就是丹藥室,在武器庫的右邊是一個很大的儲藏室裏面放滿了食物,中間擺放著一塊很大玄冰玉致使整個儲藏室的溫度常年保持在零下-5左右,可以使放在裏面的永不變質。在儲藏室的右面是一間進一千平方米的練功房,練功房的裏面還有一間藏書室。在練功的旁邊是一間臥室,裏面放著一張很大的獸皮床,足夠5、6個成人同睡,床上鋪著厚厚的獸皮看上去極其的松軟、舒適。穿過臥室是一間天然的溫泉浴室,裏面的溫泉浴池足夠5、6人同時沐浴。老淫道先將趙小燕輕輕放到大床上,望著人如天仙般絕美的容貌以及玲珑有致的身段,不禁興奮得全身急抖,心中暗自思量,難得有這麽好的貨色,只玩個一、兩次實在太可惜了,可是她的武功太高了,留在身邊也是危險,經過一番思量後,他決定先玩上一陣,然後再餵她吃一粒自己珍藏多年的讓這江南第一美女徹底成爲他的性奴隸和幫手。

  想到這裏老淫道點中趙小燕的軟麻、氣海及關元穴,並用真氣封住了她的丹田,這才開始動手解除趙小燕的周身衣物。隨著趙小燕衣服的解除,一個粉雕玉琢的胴體漸漸的顯現出來,直叫邪淫道人的肉棒暴漲欲裂,差點連鼻血都流出來,只見她一身瑩白如玉的肌膚,宛如玉美人般閃閃發光,胸前兩座高聳堅實的乳峰,雖是躺著,仍如覆碗般高高挺起,胸前那兩顆淡紅色的蓓蕾,只有紅豆般大小,尤其是周邊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暈,呈現出淡淡的粉紅色,不細看還看不出來,看了更是叫人垂涎欲滴,再加上那纖細的柳腰,只堪一握,玲珑小巧的肚臍眼,看得老淫道快要發狂,情不自禁的抓住兩顆堅實的玉峰。

  肆意的玩弄起來,只覺觸感滑潤,滴溜溜的彈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贊真是十足的尤物,手中的力道不自禁的又加重了幾分,張開血盆大口,就是一陣滋滋吸吮,還把整個臉湊上去不停的磨蹭著;趙小燕雖是在昏迷之中,可是在老淫道狂熱的輕薄之下,身體也漸漸起了反應,鼻中的呼吸漸漸濃濁,一股如蘭似麝的氣息逐漸迷漫在空中,雙峰上的蓓蕾也慢慢的挺立起來了。

  輕薄了一陣子,老淫道開始脫下趙小燕的下裳,一雙宛如春筍般嫩白的修長美腿,渾圓挺翹的美臀,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瑕疵,兩腿交界處,一條細長的肉縫,搭配著若隱若現的疏疏幾根柔細的茸毛,真是渾身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叫人目眩神迷,真叫人恨不得立刻提槍上馬,快意馳騁一番。此時的老淫道強忍下滿腔的慾火,心想如此尤物,若不澈底的征服她,豈不是白費了這一番苦心,怎麽對得起自己所下的一番苦心啊?一打定主意後,于是老淫道先自己脫個精光,然後抱起赤裸的趙小燕穿過臥室來到了溫泉浴室,心想︰先來洗個鴛鴦浴,再一步步按計劃進行!老淫道抱著趙小燕,坐進浴池裏,將她的兩腿分開跨坐在自已腿上,左手繞過趙小燕的背臀,中指不客氣的插進了她的陰道裏。正在昏迷中的趙小燕漸漸被一陣趐麻的快感喚醒,口中不自禁的嘤咛一聲,慢慢的睜開眼睛一看,面前一張猥瑣的臉孔映入眼簾,赫然竟是昨天那個醜陋的老淫道,定神仔細一看,兩人居然一絲不挂的躺坐在浴池裏,老淫道正手口並用的在自己身上大肆肆虐,內心一慌,急忙死命的掙紮扭動,只見老淫道緩緩擡起了埋在胸前的頭,滿臉淫笑的說︰“小寶貝,你醒了嗎,貧道侍候得你舒不舒服啊!

  話一說完,立刻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同時更將左手的姆指伸向菊花蕾處,一頂一頂的刺激著趙小燕,經過兩度雲雨的趙小燕,雖然覺得羞愧萬分,可是還是被那股趐癢的感覺刺激得鼻息咻咻,好不容易打起精神,打算提起真氣,一掌殺了這個在自己身上肆虐的老淫道,誰知丹田處空空蕩蕩,那還有半點勁力,不由得駭然的道︰”你……“身體一陣的掙紮扭動,兩手更使勁的推拒著老淫道。老淫道邊淫笑的道︰”我什麽,剛才侍候的你不舒服嗎?沒關系,咱們先來個鴛鴦戲水,然後我再好好的賣力,保證讓你欲仙欲死,如登仙境,你說好不好啊……“話一說完,手上又是一陣強力的抽插揉拈,殺得趙小燕混身一軟,鼻中不自覺的一陣輕哼…經過兩度雲雨的趙小燕,雖然心中老大不願意,可是肉體卻不爭氣的起了反應,只見她雙頰泛紅,星眸微閉,鼻中一陣咻咻急喘,混身癱軟如綿,緊緊的依偎在老淫道的身上,令老淫道更加的興奮起來,一張嘴更移到玉頸上、耳朵旁,一陣舔舐狂吻,令趙小燕更加的狂亂起來,雖然理智上不斷提醒自己不能如此,可是全身趐軟無力,推拒著老淫道的手卻像是在輕撫著老淫道的胸膛,口中更開始傳出陣陣淫糜的嬌吟聲。老淫道一看,心想也差不多是時候了,便在趙小燕的耳邊輕聲的說︰”小燕啊!這不是很舒服嗎,這才乖,等一下貧道我一定會讓你更舒服的,乖乖聽話,來……“說完,又湊上趙小燕的櫻唇,就是一陣吮吻,狂亂中的趙小燕,那經得起老淫道如此的挑逗,再加上老淫道在耳邊的綿綿細語,腦中一片迷茫,下意識的張開檀口,便和老淫道入侵的舌頭糾纏了起來,鼻中更傳出令人銷魂蝕骨的哼叫聲。

  老淫道的舌頭在趙小燕的口中肆無忌憚的翻攪了一會兒,對趙小燕的反應十分滿意,同時胯下的肉棒也暴漲欲裂,于是將另一只手也伸向趙小燕的圓臀,雙手托起美臀,就這樣抱起趙小燕柔嫩的嬌軀,此時的趙小燕正被老淫道的挑逗刺激得全身趐麻酸軟,忽然覺得身體一陣搖晃,不自覺的把手勾在老淫道的頸上,雙腿更是緊緊的盤在老淫道的腰臀處,一顆首無力的靠在老淫道的肩膀,好一副香豔迷人的绮麗風光。此時的老淫道又在她香墜般的耳垂上一陣輕輕啜咬,說︰”小寶貝,春宵一刻值千金,別再浪費時間了,我們再來個梅開叁度吧!“同時抱起趙小燕舉步向臥室走去,停留在秘洞中的手指更是毫不停歇的翻攪摳挖,頓時將趙小燕殺得頻臨崩潰,彷佛溺水的人抱住浮木般無力的緊抱著老淫道的身體,口中輕喘著說著︰”啊……不……不要……求求你……放了我吧……;老淫道一聽,哈哈大笑著說︰“小寶貝,爲什麽不要呢,難道我弄得你不夠舒服嗎?…哈哈…!

  趙小燕心中一陣激憤,咬牙罵道︰”你真無恥……;老淫道絲毫不以爲意,哈哈笑道︰“那還不都是爲了你嗎……小美人……過來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咱們就別再浪費時間了……”說完,一手摟過趙小燕的嬌軀,就是一陣狂吻,兩只手更是在她身上到處遊走。無計可施的趙小燕,無奈的張開櫻唇,接受了老淫道的吻,慢慢的伸出了檀口中滑嫩的香舌,和老淫道入侵的舌頭緊緊糾纏在一起,兩手無力的挂在老淫道的肩上,緊閉的雙眼,緩緩的滾出兩顆晶瑩的淚珠,認命的接受了老淫道加諸在她身上的輕薄,慢慢的,又被老淫道那無窮盡的調情手段給推上了高峰,口中的嬌喘逐漸狂亂起來,挂在肩上的纖手也慢慢移到老淫道的腰間,緊緊的摟住老淫道的腰部,身軀像蛇般緩緩扭動起來,這時老淫道的嘴也逐漸往下移動,先在粉頸一陣輕輕柔柔的吮吻,再往下移到玉女峰頂,對著嫣紅的蓓蕾一陣齧咬舔舐,左手在另一邊的玉乳上輕輕揉撚,右手則在趙小燕的秘洞抽插摳弄,趐痛麻癢的感覺殺得趙小燕混身熾熱難當,嘴裏的嬌喘也逐漸轉爲陣陣的哼啊聲……對于趙小燕的反應,老淫道感到非常滿意,更將在玉峰頂上肆虐的嘴唇慢慢的一寸寸的往下舔吻,吻過了迷人小巧的肚臍眼,平滑柔順的小腹,慢慢的,越過了萋萋芳草,終于來到了趙小燕的桃源洞口,只見粉紅色的秘洞口微微翻開,露出了裏面淡紅色的肉膜,一顆粉紅色的豆蔻充血挺立,露出閃亮的光澤,縷縷春水自洞內緩緩流出,將整個大腿根處及床單弄濕了一大片,這淫糜的景象看得老淫道更爲興奮,把嘴一張,便將整顆豆蔻含住,伸出舌頭便是一陣快速的舔舐,此時趙小燕如受雷殛,整個身體一陣急遽的抖顫,口中“啊……”的一聲嬌吟,整個靈魂彷佛飛到了九重天外,兩腿一挾,把個老淫道的腦袋緊緊的夾在胯腿之間,陰道中一股洪流如泉湧出,差點沒把個老淫道給悶死。此時老淫道看到趙小燕的反應,知道她已達高潮,慢慢的放慢了口中的速度,直到趙小燕兩條玉腿無力的松弛下來,這才擡起頭來,兩只手在趙小燕的身上輕柔的遊走愛撫,只見趙小燕整個人癱軟如泥,星眸微閉,口中嬌哼不斷,分明正沉醉于方才的高潮余韻中……再度將嘴吻上了趙小燕的櫻唇,手上更是毫不停歇的在趙小燕的身上到處遊走,慢慢的,趙小燕從暈眩中漸漸蘇醒過來,只聽老淫道在耳邊輕聲的說︰“小燕,舒服嗎?”說完又將耳珠含在口中輕輕的舔舐著,正沉醉在高潮余韻中的趙小燕,彷佛整個靈明理智全被抽離,微睜著一雙迷離的媚眼,含羞帶怯的看了老淫道一眼,嬌柔的輕嗯了一聲,伸出玉臂,勾住了老淫道的脖子,靜靜的享受著老淫道的愛撫親吻,彷佛他真的是她的情人一般。

  看著趙小燕這般嬌態,老淫道心中早已慾火如熾,要不是想要徹徹底底的征服趙小燕這匹胭脂馬,他早就橫戈跨馬,同趙小燕大肆厮殺一番了,更何況還有個服了春藥的趙小燕,更是一場苦戰,于是強忍著滿腔慾火,輕聲的對著趙小燕說︰“好小燕,既然我服待得讓你這麽舒服,那麽現在該看你的表現了!聽到老淫道這麽說,趙小燕不解的睜開迷離的大眼,一臉迷惘的看著老淫道,老淫道哈哈一笑,牽著趙小燕的手移到自己胯下,趙小燕覺得自己的手忽然接觸到一根熱氣騰騰,粗大堅挺的肉棒,頓時如遭電殛,急忙將手抽回,粉臉刹時浮上一層紅暈,一副不勝嬌羞之態,更叫老淫道興奮莫名,一雙不規矩的手又開始在趙小燕的身上到處遊走,同時湊到趙小燕的耳邊輕聲的說︰”小美人,這閨房之樂乃是人倫大事,再說你剛才不是也很舒服嗎,有什麽好害臊的?而且昨天你不是做得很好嗎?你只要照著再做就可以了。“話一說完,又將手伸到秘洞處就是一陣輕抽慢送。

  此刻的趙小燕,在曆經老淫道這調情高手的長時間的挑逗之下,早就慾念叢生了,可是要叫她去做這等羞人的事,卻是無論如何也做不來,正在猶豫之際,老淫道忽地一把將她推開,一翻身,移到趙小燕的身上,兩手更在趙小燕身上玉峰處一陣搓揉。趙小燕一聽,不由得強忍下滿腔的羞辱,開口說道︰”求求你……不要……我做就是了……“說完,盈眶的淚水隨著滴下。老淫道一看,再度將趙小燕一把摟了過來,輕輕的吻去了趙小燕臉上的淚水,一手在她的背脊輕輕的撫摸,說︰”乖,別哭了,看得我好不心疼,早點聽話不就好了……“再次將嘴湊上趙小燕的櫻唇,一陣綿密的輕吻,同時拉著趙小燕的玉手,再度讓她握住自己的肉棒,只覺一只柔軟如綿的玉手握在自己的肉棒上,一陣溫暖滑潤的觸感刺激得肉棒一陣的跳動,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由得再度把手插進了趙小燕的桃源洞內輕輕的抽送起來。強忍著滿腔羞辱感的趙小燕,這次沒再敢把手拿開,但覺握在手中的肉棒一陣一陣的跳動著,不由心中一陣慌亂,又怕老淫道不高興,只得開始在老淫道的肉棒上緩緩的套弄起來,那笨拙的動作令老淫道更加興奮,口上手上的動作也更加狂亂起來。這時老淫道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慢慢坐起身來,再輕輕按著趙小燕的頭,伏到自己的胯下,示意要趙小燕爲自己進行口交,此刻的趙小燕,在曆經了老淫道二個多時辰高低起伏的折磨後,早已完全屈服在老淫道的淫威之下,雖然對眼前所見的這根怒氣騰騰、青筋突起的粗大肉棒感到萬分心,但還是強忍著羞愧,慢慢的張開櫻唇,含住了老淫道的龜頭。

  這時老淫道看到高傲的俠女終于肯爲自己口交,不禁得意萬分,輕按著趙小燕的頭,要她上下的套弄,口中還不停的說著︰”對了,就是這樣,不要只是用嘴含,舌頭也要動一下,對了,好舒服,就是這樣……好小燕……對……你真聰明……“同時一手在趙小燕的如雲秀發上輕輕梳動,偶爾還滑到趙小燕那如綿緞般的背脊上輕柔的撫弄著,不時還用指甲輕輕刮弄著趙小燕的背脊骨,另一只手則在胸前玉乳輕揉緩搓,不時還溜到秘洞處逗弄那顆晶瑩的粉紅豆蔻。此時的趙小燕,早已被老淫道的挑逗逗弄得慾火如熾,對含在口中的肉棒,不但不覺惡心,甚至好像口中所含的是什麽美味的食物般,越發賣力吸吮舔舐,絲毫不覺得肮髒,不過這一切都看在老淫道的眼裏,強忍著胯下陽莖的趐麻感,慢慢的躺下,再將趙小燕的粉臀移到自己面前,張開血盆大口,對准趙小燕那蜜汁淋漓的桃源秘洞,就是一陣狂吸猛舔,偶爾還移到後庭的菊花蕾處,輕輕的舔舐那嫣紅的菊花蕾,兩手在趙小燕那渾圓的美臀及股間溝渠處,一陣輕輕柔的遊走輕撫,有時還在那堅實柔嫩的大腿內側輕輕。

  此時的趙小燕那堪如此高明的挑情手段,只見她背脊一挺,兩手死命的抓住老淫道的大腿,幾乎要抓出血來,吐出含在口中的陽物,高聲叫道︰”啊……好舒服……又來了……啊……“陰道蜜汁再度泉湧而出,在一陣激烈的抖顫後,整個人癱軟了下來,趴在老淫道的身上,只剩下陣陣濃濁的喘息聲……老淫道眼見趙小燕再度到達高潮,全身無力的癱在自己身上,不覺得意萬分,心想︰”女俠又怎樣,功夫再高還不是被我殺得魂飛九天!“慢慢的從趙小燕的身下爬了出來,只見趙小燕整個人無力的趴在床上,不時的微微抽搐,一頭如雲的秀發披散在床上,由瑩白的背脊到渾圓的豐臀以至修長的美腿,形成絕美的曲線,再加上肌膚上遍布的細小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這幅美人春睡圖,看得老淫道口乾舌燥,再度趴到趙小燕的背上,撥開散亂在背上的秀發,在趙小燕的耳邊、玉頸處輕柔的吸吻著,兩手從腋下伸入,在趙小燕的玉峰處緩緩的揉搓,正沉醉在高潮余韻中的趙小燕,星眸微啓,嘴角含春,不自覺的輕嗯了一聲,帶著滿足的笑容,靜靜的享受著老淫道的愛撫。

  漸漸的,老淫道順著柔美的背脊曲線,一寸寸的往下移,逐步的舐去趙小燕背上的汗珠,經過堅實的豐臀、結實柔嫩的玉腿,慢慢的吻到了趙小燕那柔美飽滿的腳掌處,聞著由纖足傳來的陣陣幽香,老淫道終于忍不住伸出舌頭,朝趙小燕的腳掌心輕輕的舐了一下,平素怕癢的趙小燕,此刻正沉醉在高潮余韻之中,全身肌膚敏感異常,早已被老淫道剛剛那陣無止境的舔舐挑逗得全身抖顫不已,再經老淫道這一舐,只覺一股無可言喻的趐癢感竄遍全身,整個人一陣急遽的抽搐抖動,口中呵呵急喘,老淫道見到趙小燕的反應這般激烈,心中更是興奮,口中的動作更是毫不停歇,甚至將趙小燕的腳趾逐一吸吮舔舐,一手更在趙小燕的大小腿內側四處遊走,初經人事的趙小燕那堪如此手段,只覺腦中轟的一聲,整個神智彷佛飛到九霄雲外,只剩下肉體在追求著最原始的慾望……老淫道心想也差不多是時候了,再度從趙小燕的雙腳順著小腿往上舔吻,慢慢吻到大腿內側,舔得趙小燕全身狂抖,口中淫聲不斷,經過老淫道長時間的挑情愛撫,趙小燕終于逐漸陷入淫慾的深淵而不自覺。

  終于,老淫道也忍不住了,將趙小燕的粉臀擡起,移到自己的臉旁,擺布成半趴跪的姿勢,一手按住趙小燕高聳的豐臀,另一只手握住胯下暴漲的肉棒,緩緩的在趙小燕秘洞處及股溝間輕輕 動,偶爾還停留在趙小燕的菊花蕾上作勢欲進,曆經兩度高潮的趙小燕,感覺自己被老淫道擺布成宛如母狗般的姿態,一股強烈的羞恥感湧上心頭,急忙想要掙紮,可是周身趐軟無力,硬是無法擺脫老淫道制在臀部的魔掌,再加上一根熱騰騰的肉棒正在胯下的股溝間秘洞處到處遊走,不時還在菊花蕾處輕輕頂動,更是令她羞赧難當,可是另一種趐麻難耐的空虛感卻慢慢從自己胯下的桃源洞處漸漸傳來,趙小燕再也忍不住的嘤嘤哭泣了起來︰”嗚……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老淫道聞言,不禁嘿嘿淫笑道︰”小寶貝……別急……我這就來了……“說完,將肉棒頂住濕淋淋的秘洞口,兩手抓住趙小燕款款擺動的粉臀,”滋“的一聲,猛地插進了趙小燕的秘洞內,一股強烈的充實感,頂得趙小燕不禁啊啊直叫,語調中竟含著無限的滿足感。

  歇息了一會,慢慢的體會秘洞內那股溫暖緊湊的舒適感,老淫道並不急著抽動,伸手撥開披散的秀發,伏到趙小燕的背上,在那柔美的玉頸上一陣溫柔的吸舔,左手穿過腋下,抓住堅實柔嫩的玉女峰輕輕搓揉,右手更伸到胯下秘洞口,用食指在那粉紅色的豆蔻上輕輕摳搔。在老淫道叁管齊下的挑逗下,趙小燕感到從洞內深處漸漸傳來一股趐癢感,不自覺柳腰款擺,玉腎輕搖,口中一陣無意識的嬌吟,將嘴移到趙小燕的耳邊,一口含住小巧玲珑的耳珠,輕輕齧咬舔舐,然後將肉棒緩緩抽出,只留龜頭在洞口緩緩轉動,被挑動的慾火高漲的趙小燕,忽覺秘洞再度傳來一陣空虛感,忙將粉臀向後急擡,這時老淫道順勢一頂,”啪“的一聲直達穴心,插得趙小燕忍不住啊的一聲高叫,老淫道這才開始緩緩抽送了起來,不時用龜頭在陰道口處輕輕抽送,直到趙小燕受不了秘洞深處那股空虛,急得玉臀猛搖,淫聲高叫時,這才猛地深深一頂,插得趙小燕哼啊直叫,待叁、四下深深的抽插後,又複回到桃源洞口輕輕挑逗,初經人事不久的趙小燕,那經得起如此高明的手段,不多時,已被老淫道插弄得春情勃發,一顆首不住的搖動,玉體輕顫,椒乳亂晃,兩只手死命的抓著床單,口中忘情嬌呼︰”啊……啊……好舒服……嗯……又來了……啊……不行了……嗯……啊……“到最後,居然忍不住嗚嗚的的哭泣起來。

  兩手緊抓著趙小燕的腰胯處,恨不得將其插穿似的,開始一連串的猛抽急送,只聽一陣啪啪急響,登時插得趙小燕混身急抖,口中淫聲不斷,陰道嫩肉一陣強力收縮,緊緊箍住胯下肉莖,一道熱滾滾的洪流澆在龜頭上,一股說不出的舒適熨藉感直沖腦海,差點沒射了出來,趕忙咬牙提氣,強將那股慾望給壓制下來。看著再度泄身的趙小燕,癱軟如泥的趴在床上,老淫道心中有著無限的驕傲,拉著趙小燕的嬌軀緩緩坐下,再度將她翻過身來分開雙腿跨坐在自己懷中,用手扶住肉棒對准那淫水淋漓的秘洞口,再度將肉棒給塞了進去,兩手抱住趙小燕堅實的美臀,開始緩緩推送,右手中指更插進後門的菊花蕾內輕輕抽送著,全身癱軟無力的趙小燕忽覺後庭再度受到襲擊,急忙收緊肛門,全力抵抗老淫道手指的進逼,櫻口一張,就待開口反對,卻被老淫道順勢吻住,舌尖伸入口內一陣攪動,再也說不出話來,只急得鼻中哼哼急喘,伸手拉住老淫道的右手想要阻止後庭的攻勢,卻被老淫道深深一頂,將龜頭頂住穴心一陣磨轉,一股強烈的趐麻感襲上心頭,再度無力的癱在老淫道的身上,任憑他肆意的玩弄只剩口中無意識的傳出陣陣另人銷魂蝕骨的嬌吟聲。